美國對外援助的偽善本質(zhì)和事實(shí)真相

2024-04-19 10:44:00

 美國對外援助的偽善本質(zhì)和事實(shí)真相

 

20244


 

目  錄

 

一、自私的美國援助:利己主義動(dòng)機

二、傲慢的美國援助:干涉主義行徑

三、偽善的美國援助:空頭支票真相

四、丑陋的美國援助:霸權主義本質(zhì)

結 束 語(yǔ) 

 

 

 

 

美國一直以全球最大的對外援助國自居。但實(shí)際上,美國的對外援助從來(lái)都以實(shí)現美國利益最大化為根本出發(fā)點(diǎn)和落腳點(diǎn),無(wú)視廣大受援發(fā)展中國家的切實(shí)利益和長(cháng)遠發(fā)展,自私自利、傲慢自負、虛偽丑陋,肆意干涉他國內政、謀取私利,給世界和平與發(fā)展帶來(lái)嚴重消極影響。

本報告以事實(shí)和數據為依據,從美國援助的動(dòng)機、行徑、效果和影響等方面入手,揭露美國援助的偽善本質(zhì)及惡劣影響,充分證實(shí)美國打著(zhù)援助旗號肆意妄為,維護單極霸權、擾亂國際發(fā)展秩序、破壞世界繁榮穩定的丑陋意圖和嚴重危害。

  

一、自私的美國援助:利己主義動(dòng)機


1949年,時(shí)任美國總統杜魯門(mén)提出針對亞非拉不發(fā)達地區實(shí)行經(jīng)濟技術(shù)援助的“第四點(diǎn)計劃”,標志著(zhù)真正意義上的美國對發(fā)展中國家援助的開(kāi)始。

縱觀(guān)美國70余年對外援助史,援助首要目標始終是服務(wù)美國自身利益、維護美國自身安全。促進(jìn)全球減貧與發(fā)展等目標始終讓位于美國戰略目標,粉飾著(zhù)美國援助真實(shí)意圖?,F實(shí)主義理論之父、美國政治學(xué)家漢斯·摩根索指出,對外援助與外交、軍事政策和宣傳一樣,都是國家的政治武器。”1966年,美國國際關(guān)系學(xué)家戴維·鮑德溫發(fā)表《對外援助與美國對外政策》,明確指出對外援助是國家權力的工具,援助國通過(guò)援助促使他國遵照其意愿行事。

歷史上,美國援助深受現實(shí)主義國家利益理論驅使,出發(fā)點(diǎn)和落腳點(diǎn)都是實(shí)現本國利益的最大化。冷戰時(shí)期,美國對外援助主要目標是遏制共產(chǎn)主義傳播、鞏固美國霸權?!?span lang="EN-US">9·11”事件后,援助目標轉向全球反恐、保障美國安全。特朗普政府時(shí)期,美國倡導美國優(yōu)先,美國援助深受民粹主義和保守主義影響,無(wú)視美國作為發(fā)達國家在縮小南北鴻溝等發(fā)展問(wèn)題上的責任,一度退出氣候變化《巴黎協(xié)定》和世界衛生組織,貿然減少甚至停止對重要多邊機構的捐款,要求美國以外的其他國家承擔更多責任,沖擊國際發(fā)展合作。

當前,美國不僅對其自私自利的援助意圖不加掩飾,更是將援助推向大國博弈主戰場(chǎng)。在近三年的美國總統預算案中,對外援助預算逐年上升,聚焦實(shí)現美戰略和安全目標。美國國際開(kāi)發(fā)署(USAID)署長(cháng)鮑爾稱(chēng),“總統預算申請反映了發(fā)展和人道主義援助在推進(jìn)美國全球利益方面的重要性,有關(guān)投資將為美國國家安全和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帶來(lái)豐厚回報。美國國務(wù)院和USAID發(fā)布的《20222026財年聯(lián)合戰略規劃》提出五大戰略目標,包括恢復美國領(lǐng)導力、保護國家安全和經(jīng)濟安全、強化美式民主體制和人權價(jià)值觀(guān)等,無(wú)不反映出援助以維護美國利益為首要目標。USAID署長(cháng)史上首次被任命為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(huì )常任委員,凸顯援助在推行美國國家安全戰略中的重要作用。美國前國防部長(cháng)詹姆斯·馬蒂斯坦言:美國的對外援助不是慈善,是對自身安全的戰略投資。《經(jīng)濟學(xué)人》一針見(jiàn)血地指出,USAID“沒(méi)有任何利他主義的偽裝”。曾任該機構首席創(chuàng )新官的奧尼爾稱(chēng),USAID的目標是促成更多的韓國和更少的朝鮮。

利己主義動(dòng)機導致美國援助長(cháng)期被國內政治及其全球戰略左右,完全無(wú)視發(fā)展中國家的切身利益和實(shí)際需求。大西洋理事會(huì )非洲中心高級主任亞德指出,美非交往在傳統上側重于安全優(yōu)先,這種冷戰思維不僅主導了公共和私人領(lǐng)域的觀(guān)點(diǎn),而且使人們未能重視非洲大陸在21世紀為投資者提供的經(jīng)濟和戰略機會(huì )。“9·11”事件在過(guò)去二十年強化了這一思維,而最近美國又將非洲視為與中國競爭的戰場(chǎng),忽視了非洲國家的自身利益。

 

二、傲慢的美國援助:干涉主義行徑

 

美國從未對發(fā)展中國家平等相待,而是以教師爺、救世主的姿態(tài),高高在上、盛氣凌人地施予援助,完全按照自己的標準劃線(xiàn),忽視其他國家的文化傳統和現實(shí)條件。美國前總統尼克松承認,美國在同世界各國相處時(shí)一個(gè)最常犯的毛病,就是傾向于用西方民主的標準去衡量所有國家的政府,用西歐的標準去衡量各國的文化。瑞士學(xué)者、日內瓦高等發(fā)展研究院榮譽(yù)教授李斯特在其著(zhù)作《發(fā)展史:從西方的起源到全球的信仰》中犀利地剖析美國援助的劣根性:“第四點(diǎn)計劃將美國霸權合法化,實(shí)質(zhì)上是反殖民的新帝國主義,將西方化視為欠發(fā)達國家實(shí)現發(fā)展的唯一路徑。這種建立在單一標準基礎上的自以為是的援助,強制發(fā)展中國家削足適履,走上他人的發(fā)展道路,逐漸喪失自身認同和經(jīng)濟獨立。

美國援助時(shí)常附加損害受援國主權和尊嚴的苛刻條件,對受援國指手畫(huà)腳,大肆干涉他國內政。成立于2004年的千年挑戰公司是美國專(zhuān)業(yè)援助部門(mén)之一,以設定嚴苛的政治經(jīng)濟條件遴選受援國、提供大規模長(cháng)周期的援助組合包而著(zhù)稱(chēng),迫使發(fā)展中國家為接受援助而不得不進(jìn)行美國期待的各項改革。據其披露信息,截至2019年,該公司已批準了涉及29個(gè)國家的37個(gè)合作協(xié)議,總價(jià)值逾140億美元。協(xié)議許多條款將美國法律凌駕于受援國法律之上,要求受援國必須達到政治改革、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、民主化、人權等美國劃定的標準,嚴重侵犯受援國主權,不斷遭到發(fā)展中國家反對和抵制。

美國曾看中斯里蘭卡鄰近印度洋主航道中心線(xiàn)的關(guān)鍵戰略位置,試圖迫使斯政府與千年挑戰公司簽署協(xié)議。協(xié)議條款完全不符合斯里蘭卡法律及當地社會(huì )、政治、經(jīng)濟狀況,遭到斯政府堅決抵制。202011月,斯里蘭卡總統拉賈帕克薩表示斯政府永遠不會(huì )和美國簽署該協(xié)議,即使在夢(mèng)中也不會(huì )簽署。2022227日,在美國脅迫之下,尼泊爾議會(huì )批準實(shí)施尼美雙方于2017年簽署的千年挑戰計劃協(xié)議,引發(fā)尼國內朝野對抗,造成該國社會(huì )動(dòng)蕩。美國為推動(dòng)協(xié)議獲批,對尼威逼利誘,不僅設定最后期限,還明確表示若屆時(shí)仍未通過(guò),美方將撤銷(xiāo)合作并重新審視與尼泊爾的關(guān)系。該協(xié)議包含侵犯尼國家主權的條款,明確規定協(xié)議一旦實(shí)施將優(yōu)于尼當地法律、美方人員不受尼法律管轄等。

美國擅長(cháng)將援助作為談判籌碼,以“胡蘿卜加大棒”手段迫使發(fā)展中國家對其言聽(tīng)計從,導致美援助政策嚴重缺乏連貫性,破壞受援國可持續發(fā)展。特朗普執政期間,美國多次中止或重新評估對薩爾瓦多、危地馬拉、洪都拉斯、所羅門(mén)群島等國的援助,以此作為政治威脅。20188月,美國作為第一捐資方,以存在無(wú)可救藥的缺陷為由,停止向其長(cháng)期資助的聯(lián)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和工程處提供捐款,遭到聯(lián)合國等各方譴責,一度造成該機構陷入嚴重財政危機,無(wú)法圍繞巴勒斯坦難民問(wèn)題開(kāi)展工作,不得不縮減服務(wù)并裁員。美媒稱(chēng),美國取消援助之舉意在向巴方施壓,迫使巴方接受美國所謂的“世紀交易”。

美國長(cháng)期借援助名義,以各種方式對受援國進(jìn)行滲透,強推美式價(jià)值觀(guān)和“民主模式”,進(jìn)行“民主改造”,發(fā)展中國家深受其害。受援國不僅未能改善貧困狀況,反而國內矛盾叢生、境況惡化,輕則長(cháng)期依賴(lài)援助,重則經(jīng)濟崩潰、戰火紛爭、生靈涂炭。曾在60多個(gè)發(fā)展中國家從事了50年國際援助工作、曾任美國和平隊志愿者和國別主任的迪西特在《外事服務(wù)月刊》上發(fā)表文章抨擊美國援助政策,稱(chēng)“每個(gè)國家的發(fā)展取決于自身的文化、社會(huì )和政治特性,美國的援助不僅對于發(fā)展是無(wú)效的,還造成了許多國家的援助依賴(lài)?!?span lang="EN-US">

美國忽視受援國國情和發(fā)展需要,以援助名義強推市場(chǎng)化和私有化。20世紀7080年代,美國對發(fā)展中國家援助以受援國進(jìn)行市場(chǎng)化和私有化結構調整為前提,借此達到經(jīng)濟目的。美國國際開(kāi)發(fā)署就此制定公開(kāi)政策,要求受援國必須把援助主要用于發(fā)展私營(yíng)企業(yè),不能用于公共投資。美國單邊主導的援助,給眾多發(fā)展中國家造成嚴重的水土不服,影響受援國經(jīng)濟可持續發(fā)展生態(tài)和內生動(dòng)力,加重債務(wù)負擔,發(fā)展中國家紛紛呼吁平等的發(fā)展權利。

冷戰結束后,美國對東歐和拉美國家實(shí)施大規模援助計劃,推行以“新自由主義”“民主化”“休克療法”等為核心的華盛頓共識,大批美國顧問(wèn)和承包商前往上述國家引導市場(chǎng)化改革。然而,美國支持的休克療法給俄羅斯等國帶來(lái)災難性后果,數以千萬(wàn)計的民眾陷入貧困,貧富差距進(jìn)一步拉大,國家經(jīng)濟一蹶不振。

美國侵略阿富汗長(cháng)達20年時(shí)間,歷屆美國政府都不遺余力想為阿富汗植入“民主制度和自由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”。據統計,美國在持續20年的阿富汗戰爭中花費超過(guò)2萬(wàn)億美元,對阿官方發(fā)展援助達324億美元。美國一邊用炮火打爛阿富汗,一邊用援助“改造”阿富汗。美軍倉皇撤離阿富汗,宣告了其“民主改造計劃”徹底失敗,留給阿富汗的是滿(mǎn)目瘡痍。包括3萬(wàn)多平民在內的17.4萬(wàn)阿富汗人在戰爭中喪生,數以百萬(wàn)計的百姓掙扎在死亡邊緣,300萬(wàn)兒童因貧困失學(xué),1890萬(wàn)人面臨嚴重糧食短缺。美國不僅對戰爭造成的慘狀置之不理,還公然竊取阿富汗約95億美元國家資產(chǎn),進(jìn)一步加劇阿富汗人民的人道主義災難。


三、偽善的美國援助:空頭支票真相

 

美國反復標榜其作為世界第一大援助國的“貢獻”,實(shí)則從未完全履行應當承擔的國際責任。早在1970年,發(fā)達國家就做出了每年至少應將其國民總收入(GNI)的0.7%用于對外援助的承諾。然而根據經(jīng)濟合作與發(fā)展組織(OECD)統計,自有記錄以來(lái),美國從未兌現這一承諾。從上世紀90年代至今,美國每年提供的官方發(fā)展援助僅占其GNI0.1%0.2%,遠低于0.7%的承諾目標。2011年,聯(lián)合國通過(guò)最不發(fā)達國家《伊斯坦布爾行動(dòng)綱領(lǐng)》,發(fā)達國家承諾將GNI0.15%0.2%用于對最不發(fā)達國家援助,美國從未履行這一責任,其對最不發(fā)達國家的援助占GNI的比重長(cháng)期低于0.1%。

應對氣候變化援助是美國口惠而實(shí)不至的典型案例。早在2009年舉辦的氣候變化哥本哈根大會(huì )上,美國等發(fā)達國家就承諾,在2020年之前每年向發(fā)展中國家提供至少1000億美元氣候援助資金,但此項承諾至今未能兌現,連資金到位期限也被推遲到2023年。其中,作為全球排放大戶(hù),美國帶頭“爽約”且表現最差。英國能源研究機構“碳簡(jiǎn)報”數據顯示,按照歷史碳排放份額計算,美國每年應提供399億美元氣候援助資金,但2020年只提供了76億美元,僅占應分攤份額的19%,在23個(gè)相關(guān)發(fā)達國家中貢獻最少。2021年,美國總統拜登承諾自當年起每年給予發(fā)展中國家114億美元氣候援助,但實(shí)際上,美國國會(huì )在2021年和2022年的相關(guān)撥款都只有區區10億美元。對于發(fā)展中國家多次提出的氣候賠償問(wèn)題,美國則帶頭回避?!度A盛頓郵報》評稱(chēng),美國長(cháng)期拒絕在聯(lián)合國氣候談判中作出財政承諾,就是擔心自己要為數萬(wàn)億美元的氣候損害承擔法律責任。國際氣候行動(dòng)網(wǎng)絡(luò )全球政治戰略主管哈爾吉特·辛格批評道,美國既沒(méi)有同情心,也沒(méi)有同理心。人們正在因為氣候變化死去,而美國甚至不希望有一個(gè)財政支持系統來(lái)幫助他們。

近年來(lái),美國推出五花八門(mén)的包含援助內容的倡議,如“藍點(diǎn)網(wǎng)絡(luò )計劃”“重建更美好世界”“繁榮非洲戰略”“電力非洲”等,調門(mén)一浪高過(guò)一浪。究其本質(zhì),多是以“重復打包”“摻水”“湊數”等套路糊弄世界,落地項目寥寥,終落入雷聲大雨點(diǎn)小的境地。

◆20216月,美國主導七國集團(G7)發(fā)起“重建更美好世界”(B3W)基建計劃,并在2022G7峰會(huì )上將其包裝為“全球基礎設施和投資伙伴關(guān)系”(PGII)倡議?!锻饨皇聞?wù)》刊文披露,自啟動(dòng)以來(lái),B3W已停滯不前,宣布的項目總額僅為微不足道的600萬(wàn)美元,與美國政府承諾的數十億美元相去甚遠。美國提出有關(guān)倡議的政治意圖大于經(jīng)濟目的,并非出于對發(fā)展中國家基礎設施發(fā)展需求的關(guān)注,而是一場(chǎng)政治秀。

美國多項對非洲援助淪為畫(huà)餅充饑。20136月,時(shí)任總統奧巴馬訪(fǎng)問(wèn)南非,宣布“電力非洲”計劃,聲稱(chēng)要用電燈照亮非洲目前仍然黑暗的地方。但截至202012月,“電力非洲”實(shí)際發(fā)電量還不足承諾的四分之一。2014年首屆美非峰會(huì )上,奧巴馬政府作出提供艾滋病防治資金等承諾,但特朗普上臺后,美政府大幅削減該項援助。南非約翰內斯堡大學(xué)學(xué)者馬坦博指出,首屆美非峰會(huì )并未讓非洲國家看到實(shí)實(shí)在在的成果。202212月,美非峰會(huì )再次舉行。美國承諾投入550億美元支持“非盟2063議程”,但其中僅150億美元屬于新簽約項目,其余400億則是將近年來(lái)美國對非各類(lèi)倡議和協(xié)議重新打包。歐亞集團非洲問(wèn)題首席分析師安庫認為,美國對非援助缺乏新意和誠意。

美國援助表現和質(zhì)量向來(lái)不佳,效率低下、浪費嚴重、程序繁冗、利潤回流已是公認的“美國特色”。美國國際開(kāi)發(fā)署(USAID)被發(fā)展中國家普遍評為最不愿意合作的機構。為了獲得美國援助,受援國要經(jīng)歷繁雜冗長(cháng)的程序,閱讀厚達2000頁(yè)的采購條款,通過(guò)無(wú)休止的批準和審核,然而獲得的援助資金則大部分回流至美國手中。USAID曾公開(kāi)承認,其大約80%的支出都花費在美國。全球第一大援助國背后是高昂的管理費、隱蔽的腐敗和利益輸送,是美國承包商奢侈的開(kāi)銷(xiāo)和派對狂歡,是美國專(zhuān)家顧問(wèn)居住在貧窮國家最豪華的酒店、享受豐盛的西餐。早在20世紀90年代,關(guān)于USAID的腐敗和存續問(wèn)題就已在美國政界和學(xué)界引發(fā)激烈爭議。1995年至2000年期間,該機構工作人員被削減了30%。

美國智庫全球發(fā)展中心(CGD)每年發(fā)布《全球發(fā)展承諾指數(CDI)報告》,評估世界上最富裕國家對貧窮國家的援助,美國在歷年報告中的排名均居于末位。2018年報告中,美國排名墊底。有關(guān)報告顯示,美國不僅遠未達到0.7%的援助目標,而且在雙邊援助的有效性、透明度、減輕受援國政府負擔、在受援國設立機構等四個(gè)方面表現不佳,雙邊援助質(zhì)量分數墊底。報告作者、CGD歐洲辦公室副主任米切爾稱(chēng),這是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美國政策立場(chǎng)導致的結果。2021年報告顯示,美國在援助支出規模上排名最差,僅提供國民總收入的0.13%用于國際發(fā)展融資,而被評估國家的平均水平為0.29%。美國援助質(zhì)量在全球排名倒數第三,在受援國參與度和援助本土化方面表現尤差。

在新冠疫情期間,美國一直自我標榜為全球最大的新冠疫苗捐助國,實(shí)則是全球抗疫的巨大障礙。美國健康研究組織“凱澤家族基金會(huì )”數據顯示,美國承諾2023年之前至少向全球捐贈11億劑新冠疫苗,直到20231月才落實(shí)了6.65億劑。美國大量囤積抗疫物資和新冠疫苗,引發(fā)全球疫苗供應持續緊張,造成全球分配嚴重不均?!豆鹫卧u論》評稱(chēng),美國已經(jīng)成為世界上疫苗民族主義的主要踐行者之一。更令人不齒的是,美國把臨期疫苗用于兌現援助承諾,導致非洲國家銷(xiāo)毀疫苗,甚至拒絕美國進(jìn)一步援助,痛斥美國可恥。2022年,19.1萬(wàn)支臨期阿斯利康疫苗被南非拒收并重新分配到南蘇丹,在到期前兩周才運抵南蘇丹,導致約5.9萬(wàn)支疫苗被銷(xiāo)毀。此外,在全球抗疫關(guān)鍵時(shí)期,特朗普政府于20207月宣布退出世衛組織,嚴重破壞全球抗疫合力。

 

四、丑陋的美國援助:霸權主義本質(zhì)

 

美國援助本質(zhì)上是維護其霸權地位的工具之一。美國借援助名義從發(fā)展中國家貪婪“吸血”,反哺美式金融霸權、糧食霸權、軍事霸權、文化霸權。美國霸權離不開(kāi)對發(fā)展中國家的巧取豪奪。

美國熟練運用援助手段,將發(fā)展中國家牢牢捆綁在其主導的金融體系中,轉嫁風(fēng)險和責任,加劇贏(yíng)者通吃的馬太效應。202211月,經(jīng)濟合作與發(fā)展組織發(fā)展援助委員會(huì )發(fā)布《美國官方發(fā)展援助同行評議報告》指出,美國的有關(guān)政策法規對發(fā)展中國家產(chǎn)生負面溢出效應,對此美國并沒(méi)有相應的工具和措施加以緩解。20234月,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(fā)布《全球金融穩定報告》顯示,美國金融政策已成為全球金融穩定的最大挑戰。美聯(lián)儲去年以來(lái)激進(jìn)加息,大幅推高全球融資成本,加劇國際資本無(wú)序流動(dòng),不僅導致美歐一些銀行破產(chǎn)或被收購,也加重了新興市場(chǎng)和發(fā)展中國家的困難,重債窮國甚至陷入償債的惡性循環(huán)。聯(lián)合國秘書(shū)長(cháng)古特雷斯批評現行全球金融體系不僅沒(méi)有促進(jìn)最不發(fā)達國家的發(fā)展,反而通過(guò)掠奪性的借貸成本加劇全球財富不均現象,導致最不發(fā)達國家深陷債務(wù)漩渦。值得指出的是,美國不僅對西方商業(yè)債權人和多邊機構才是發(fā)展中國家最大債主的事實(shí)閉口不提,還通過(guò)持續印鈔和加息加重發(fā)展中國家債務(wù)負擔。津巴布韋《先驅報》發(fā)表題為《美國故意操弄非洲債務(wù)真相》的文章指出,美國兩黨長(cháng)期鼓吹所謂“非洲債務(wù)陷阱”議題,而有重大利益關(guān)系的美國公司機構以及媒體對此持續推波助瀾。

美國吹捧自己是全球第一大糧食援助國,實(shí)則是全球糧食危機的“始作俑者”。當今國際糧食市場(chǎng)的四大壟斷糧商中有三家為美國企業(yè),不僅操控國際糧價(jià),屢屢炒作糧食安全問(wèn)題,謀取巨額利潤,還在美國政府和壟斷資本操縱下造成了發(fā)展中國家的糧食依附。墨西哥、阿根廷等傳統農業(yè)大國逐漸喪失糧食自給能力,國家糧食安全的命脈被操縱在美國手里。美國還對“不聽(tīng)話(huà)”的國家實(shí)施糧食禁運。20世紀50年代后,美國共發(fā)起八次糧食禁運,極大損害全球糧食安全。

美國援助長(cháng)期與軍火商利益勾連,已成為美軍事霸權遮羞布。美國不僅借人道危機發(fā)戰爭橫財,還通過(guò)援助不斷給人道危機火上澆油?!赌先A早報》專(zhuān)欄作家亞歷克斯·洛指出,在20世紀,美國用大量資金在很多發(fā)展中國家扶植親美政權。今天,從烏克蘭、伊拉克、阿富汗、利比亞、敘利亞到巴基斯坦、也門(mén),美國援助的干預和攪局與這些國家面臨的人道危機脫不開(kāi)干系。

“美式援助”使烏克蘭危機長(cháng)期化。截至20231月,美國承諾援助烏克蘭的資金總額達到768億美元,其中軍事援助占比最大,為465億美元,占比61%。美國媒體披露,40%的美對烏軍援被用來(lái)強制購買(mǎi)美國裝備和訓練服務(wù),即所謂“捆綁援助”。部分軍援為金融貸款,將成為烏克蘭的長(cháng)期負債。共和黨眾議員格林直言,美國援助烏克蘭無(wú)異于變相“洗錢(qián)”。此外,美國媒體和俄羅斯官方均披露美國援助武器流入黑市,對國際和地區安全造成威脅。

美國長(cháng)期打著(zhù)援助旗號肆意妄為,策動(dòng)顏色革命、制造地區沖突、顛覆國家政權,是世界亂局、戰局的制造者、慫恿者,給國際社會(huì )帶來(lái)了嚴重危害,給世界人民帶來(lái)了巨大災難。

美國企圖按照其價(jià)值觀(guān)和政治制度改造他國,塑造世界秩序,以人權團體、職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、勞工組織、獨立智庫等為掩護,在多國推廣所謂“民主”,扶植反對派政客和親美勢力,顛覆滲透合法政權?!鞍⒗骸?、格魯吉亞“玫瑰革命”、烏克蘭“橙色革命”、吉爾吉斯斯坦“郁金香革命”等背后都有美國的資助、策動(dòng)甚至直接介入。

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(huì )是公開(kāi)從事輸出民主活動(dòng)的美國非政府組織,其97%的資金來(lái)自美國政府,任務(wù)是在全球扶植親美反對派、工會(huì )和媒體。該基金會(huì )創(chuàng )始人艾倫·溫斯坦早在1991年接受《華盛頓郵報》采訪(fǎng)時(shí)就直言不諱地表示:“我們現在做的許多事情就是25年前美國中央情報局做的事情?!笔艿矫绹Y助的所謂非政府組織,和平時(shí)期通過(guò)思想滲透、人員培訓,一點(diǎn)一滴地進(jìn)行“和平演變”,危機時(shí)刻便直接跳出來(lái)參與、策動(dòng)抗議活動(dòng),充當“顏色革命”的“急先鋒”。

美國一邊在全球反恐,一邊為達到其自身地緣戰略意圖扶植恐怖分子。201610月,“維基解密”公布文件顯示,美國為了推翻利比亞的卡扎菲政權及敘利亞的阿薩德政府,向基地組織及“伊斯蘭國”提供各種援助,并策動(dòng)恐怖主義集團進(jìn)行推翻敘利亞政府的軍事行動(dòng)。中東問(wèn)題專(zhuān)家、中情局前分析員富勒稱(chēng)“美國是‘伊斯蘭國’的主要創(chuàng )造者之一”。

美國將援助用作地緣政治博弈工具,惡意打壓他國影響力、提升美國領(lǐng)導力。2021財年,美國政府預算法案分別投入3億美元和2.9億美元設立“打擊中國影響力基金”和“打擊俄羅斯影響力基金”?!?span lang="EN-US">2023財年美國國務(wù)院、海外行動(dòng)及相關(guān)項目的預算說(shuō)明》明確指出,對外援助是戰略競爭的關(guān)鍵工具,國務(wù)院和國際發(fā)展署將利用“打擊中國影響力基金”和“打擊俄羅斯影響力基金”來(lái)支持各項計劃。

  

結 束 語(yǔ)

 

發(fā)展是人類(lèi)社會(huì )的永恒追求。對外援助本應是應對全球發(fā)展挑戰的重要資源,本應用來(lái)幫助廣大發(fā)展中國家解決生存和發(fā)展困境,本應推動(dòng)聯(lián)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(fā)展議程的落實(shí),本應助力實(shí)現世界和平、繁榮與穩定。然而,美國將對外援助視作維護霸權地位、開(kāi)展地緣政治博弈工具,打著(zhù)援助旗號肆意妄為,劣跡斑斑、罪行累累,其偽善本質(zhì)已昭然若揭,給世界帶來(lái)深重災難。

盡管美國自身在對外援助上問(wèn)題成堆,卻阻礙不了其對中國的對外援助扣帽子、潑臟水。需要強調的是,不干涉他國內政、不強加于人、不附加任何政治條件,是中國援助的“鐵原則”。受援國民眾支持不支持、受援國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發(fā)展不發(fā)展、國際社會(huì )滿(mǎn)意不滿(mǎn)意,是中國援助自我評價(jià)的“金標準”。以義為先、親誠惠容,是中國援助不變的價(jià)值取向。奉勸美國,贈人玫瑰方能余香裊裊,巧取豪奪只會(huì )遺臭萬(wàn)年。披著(zhù)“援助”外衣搞霸權霸道霸凌,終將損人害己反噬自身,也必然遭到世界人民的唾棄。


美國對外援助的偽善本質(zhì)和事實(shí)真相.pdf

The Hypocrisy and Facts of the United States Foreign Aid.pdf